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學習專欄21/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們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堅守

頁面功能 【 字體: 】 作者:  時間:2019-5-14 9:37:48

 

曾任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宣傳部理論局副局長、中央黨校副校長。歷任上海社會科學院院長助理、毛澤東思想研究中心主任、鄧小平理論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國人權研究會副會長、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會常務理事、全國鄧小平理論研究會副會長、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等。代表作毛澤東研究“三部曲”——《毛澤東與近代中國》《毛澤東與當代中國》《毛澤東與毛澤東后的當代中國》獲第11屆中國圖書獎;《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獲全國“五個一工程”1991年度優秀論文獎;與夏禹龍合著的《鄧小平的管理思想和領導藝術》獲全國“五個一工程”1992年度優秀論文獎。

  走上講壇時,我想起了一件事,想起了一個人,想起了一批年輕的生命。

  去年9月,我到新疆石河子大學參加一個研討會。會后,翻過天山,沿著伊犁河谷去霍爾果斯口岸考察,研究西部對外開放的條件等問題。車開到一個叫喬爾瑪的地方。在路邊,我突然發現有三間連著的小平房,其中一間房子的門開著,里面的墻上掛滿了錦旗。出于好奇,我推門進去,房間的女主人和老伴向我介紹這些錦旗的由來。

  這家的男主人叫陳俊貴,1979年從遼寧入伍來到新疆,參加了北起獨山子、南至庫車的天山獨庫公路大會戰。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先后有168名解放軍指戰員獻出了年輕的生命。陳俊貴告訴我,在這條造福新疆人民的公路上,平均每3公里就要犧牲1名年輕的戰士。多么悲壯的故事啊!我的心靈感受到震撼。

  更讓人震撼的,是陳俊貴本人。1980年冬,修筑公路的1500多名官兵被暴風雪圍困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天山深處,唯一與外界聯系的電話線也被大風刮斷,大家面臨寒冷凍死、斷糧餓死的危險。為盡快與40公里外的施工指揮部取得聯系,陳俊貴奉命隨同班長、副班長和另一名老戰士去向指揮部報告,尋求救援。在海拔3000多米高寒缺氧的雪山上,他們頂風冒雪,艱難前行。可是,部隊指揮部還沒有找到,他們身上帶的20多個饅頭卻剩下最后一個。在大家饑腸轆轆的關鍵時刻,班長作出了一個讓陳俊貴一生難忘的決定:“我和副班長是共產黨員,某某某是老兵,只有陳俊貴是新兵,年齡又小,饅頭讓他吃。”不久,班長和副班長先后無聲無息地倒下了,陳俊貴和那個老戰士掉下山崖被哈薩克牧民救起后,終于把施工官兵被暴風雪圍困的消息報告給了指揮部。

  后來,陳俊貴因嚴重凍傷在醫院接受了長達4年的治療,并于1984年復員回到遼寧。娶妻生子、過著安逸的生活后,他心里仍時刻想念著班長。

  1985年冬天,他決定辭去穩定的工作,帶著妻子和剛剛出生的兒子回到了終生難忘的天山腳下,在離班長墳墓最近的一個山坡上搭了一間簡易房子,為班長守墓。這一守,就是20多年。

  我聽陳俊貴講著這一感人的故事,忘記了疲乏和暈車的難受。接著,又在他的引導下參觀了陵園和紀念館。看到烈士陵園的碑文上寫著“人是躺下的路,路是豎起來的碑”,我不禁流下了串串熱淚。這次翻越天山,留在心中的,是永遠不能忘懷的陳俊貴的故事,是永遠不能忘懷的168名烈士的年輕生命。

  為什么會想到這個故事?因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內生于心、外顯于形的大善之德。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首先要了解這24字是怎么形成的,在對歷史的深入理解和自然領悟中把它們內化于心中,成為做人干事、處世待人的“一定之規”。

  因此,我今天重點講一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從哪里來的,怎樣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以及為什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我們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堅守。

來源:歷史反思和時代變動的深刻總結

  毛澤東曾經提出一個問題:“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里來的?”他是這樣回答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不是。是自己頭腦里固有的嗎?不是。人的正確思想,只能從社會實踐中來。”同樣,我們也可以問一下:這24字價值觀是從哪里來的?它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是我們頭腦里固有的,而是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實踐中形成的,是在總結社會主義建設歷史經驗的過程中提煉出來的,是當代中國歷史性大反思和時代性大變動的深刻總結。

  國家層面上“富強、民主、文明、和諧”這8個字的價值目標是怎么形成的?回想一下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的歷史就明白了。

  新中國成立時,我們就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中提出要“為中國的獨立、民主、和平、統一和富強而奮斗”。進入社會主義社會后,根據黨的八大提出的“把我國盡快地從落后的農業國變為先進的工業國”“盡可能迅速地把我們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這一任務和目標,掀起了轟轟烈烈的社會主義建設熱潮。

  在社會主義建設初期,我們對社會主義的認識很樸素,甚至認為共產主義生活就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后來經歷了一系列曲折,終于,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決定把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這是當代中國歷史性大反思和時代性大變動的歷史起點。

  在全面改革開始后,黨的十三大把“富強”和“民主”“文明”一起寫進了黨的基本路線。當時的提法是:“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奮斗。”

  在這樣的基本路線指引下,我國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勢如破竹地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路越走越寬廣。與此同時,新的問題也發生了。隨著政策的放開、改革的深化、經濟的發展,我國社會分層加劇,社會成員之間、城鄉之間、地區之間以及經濟與社會之間發展的不平衡性突出了,社會矛盾增多了,群體性事件也接連不斷地發生。針對這種情況,黨的十六大提出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新任務,并且把“社會更加和諧”作為其中一個重要目標提了出來。十六屆四中全會后,黨中央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總體布局由經濟、政治、文化三位一體的布局,拓展到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四位一體的布局。在十六屆六中全會通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決定后,十七大把“和諧”這兩個字寫進了黨的基本路線。這樣,我們的奮斗目標就由“富強、民主、文明”三個元素構成的現代化,拓展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四個元素構成的現代化。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自我國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實踐,是當代中國歷史性大反思和時代性大變動的深刻總結。只要聯系我國改革開放以來走過的路,不需要死記硬背,就可以記住什么是我們要堅守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了。

  我們講“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是國家層面的價值目標”,不能僅僅理解為這只是國家追求的目標,與我無關。事實上,國家的追求就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追求。在中國人的觀念中,“國”離不開“家”、“家”離不開“國”,國家好了,我們大家都會好。

理解:新變化和新走向的深刻反映

  前面講到“歷史性大反思”,又講到“時代性大變動”,“反思”是對歷史的總結,“變動”是現實的變化。這種變動、變化是改革開放帶來的,而且主流是積極的而不是消極的,是給中國帶來新變化和新走向的大變動。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新就新在反映了中國社會在改革開放這樣的時代性大變動中出現的新變化和新走向。

  在社會層面上,“自由、平等、公正、法治”8個字的價值取向,就是反映中國社會新變化、新走向的新觀念。

  在中國,夏商周是宗教占統治地位的社會。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提出“敬鬼神而遠之”,于是“仁者愛人”“有教無類”“民為邦本”“和為貴”的思想出現了。這意味著中國人開始從宗教占統治地位的社會中走了出來,“隨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觀念也伴之而生。但是,那時思想最解放的人還沒有從“君子”與“小人”的等級觀念中解放出來,“自由”還不是被貶為“小人”的人民群眾的權利。到后來董仲舒“獨尊儒術,罷黜百家”,從宗教占統治地位中走出來的中國人又被一整套鞏固封建專制主義的“三綱五常”套住了。隨著這個體系日臻完備,出現了“存天理、滅人欲”的局面,這就導致“五四新文化運動”喊出“打倒孔家店”的吼聲。

  這場浩浩蕩蕩的思想解放運動,盡管出現了對中國傳統文化否定一切的片面性,但讓中國人接受了“人權”“民主”“自由”“科學”等新觀念,進而接受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應時代進步潮流而生,并站在這個時代進步潮流的前鋒,為中國的文明與前途奮斗著。我們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高高地舉起了“民主”“自由”的大旗。當1949年毛澤東宣布“占人類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的時候,中國人民不僅從統治中國幾千年的“三綱五常”的綱常體系中解放出來,而且從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買辦資本主義的政治文化統治中解放出來,開始享受到“民主”“自由”的喜悅。

  我們今天的改革開放發端于被稱為“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的思想大解放。在中華文明的發展過程中,如果說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爭鳴是第一次思想解放運動、“五四新文化運動”是第二次思想解放運動,那么“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啟動的就是第三次思想解放運動。這次思想解放運動還在深入,它帶給中國的是改革開放,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完善,是中國前所未有的歷史大進步大發展。正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和發展的過程中,“自由”“平等”等人類文明中的進步觀念才在中國確立起來。

  在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過程中,我們不僅確立了自由觀念,而且對平等觀念也有了新的認識。本來,馬克思主義就認為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市場經濟是在平等的商品交換中實現的,沒有平等就沒有市場經濟。但是在中國,有的人把不是商品的權力同金錢的交換也混同于平等的商品交換。假市場經濟之名大行腐敗之道是市場經濟不允許的,是不平等的特權的產物。所以,平等和自由一樣,也是我們倡導的社會價值取向。

  當然,把平等看作是平均主義也不是馬克思主義。按勞分配不是平均主義的分配。馬克思說,如果在共產主義社會第一階段就想做到分配結果是平等的,那么權利就是不平等的。黨中央明確指出,在今天的中國,追求的公平是權利、機會和規則公平,而不是平均主義的公平、結果公平。

  需要注意的是,在我們倡導的價值觀中,除了“自由”“平等”,還有“公正”“法治”。如果說前者是社會給每個人提供的發展條件,那么后者就是政府在社會治理中要信守的原則和規范。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公正”“法治”是“自由”“平等”的保障。

  為什么要強調這個問題呢?首先,這是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提出的要求。我們是從傳統的計劃經濟和政府一點一點放權讓利的過程中轉變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但政府手中還有許多應該放掉而沒有放掉的權利,經常強勢干預市場,造成市場秩序混亂和產能過剩。因此,我們的市場經濟還不完善,“尋租”、腐敗難以完全避免,不僅影響自由、平等,而且使政府缺乏公正和公信力,使法制成為一紙空文。這就需要把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作為一門專門的課題來研究,讓政府、市場以及社會能夠各就各位。為此,在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過程中,不僅要在全社會倡導自由、平等的價值取向,還要倡導能夠維護自由、平等的公正、法治的價值取向。

  同時,這更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前面我們說到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變化,集中體現在社會內在的生機和活力被激發出來,這就是我們平時常說的“搞活了”。有活力總比死氣沉沉要好,但在搞活的同時也出現了一系列亂象,比如不講誠信、假冒偽劣、賣淫嫖娼、吸毒販毒、邪教作亂等等社會現象屢禁不止,黨內也出現了貪圖享受、求神拜佛、買官賣官、行賄受賄等腐敗現象。這就給我們提出了一個“治亂”的重任。我們要治亂,但又不能把社會治死,而要形成一個活而有序的社會。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已經給出了一個答案: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由、平等、公正、法治這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中國社會在改革開放中出現的新變化和新走向的深刻反映。只要聯系國家的歷史特別是改革開放的歷史來理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不需要死記硬背。

要求:在當代繼承和弘揚優良文化傳統

  在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最能體現民族文化傳統的,是“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這8個字,這是公民個人層面的價值準則。古人常講“精忠報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民無信不立”“善人者,人亦善之”等,講的都是怎么做人待人的問題。“愛國、敬業、誠信、友善”就是這些好的思想文化傳統在當代的表述和弘揚。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什么要分“國家層面”“社會層面”和“公民個人層面”?首先,這是當前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的需要。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這就需要有先進的價值觀念支撐。而要建設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只有從國家、社會、公民個人三個層面都形成與此相適應的價值觀,才能獲得成功。其次,這是現代化進程面臨問題的要求。我們現在面臨的是多層次多層面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地說過,這三個層面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概括,“實際上回答了我們要建設什么樣的國家、建設什么樣的社會、培育什么樣的公民的重大問題”。再次,這是由國家、社會、公民個人三者的關系決定的。恩格斯說過,國家是從社會中產生、自居于社會之上并日益同社會相異化的特殊力量,講的就是國家與社會的關系。從國家的起源上講,在社會中各種利益矛盾特別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情況下,社會中占優勢的階級就建立起國家這樣的上層建筑;從國家的存在狀態看,它居于社會之上統治和管理著社會;從國家面臨的風險看,它極有可能被權力所異化,走向反面。至于在社會中,又有一個社會與公民個人的關系。社會是由公民個人組成的,可以說是公民個人的總和;但公民個人又有不同的利益要求,社會只能尊重公民個人而不能包辦公民個人的利益。這就發生了社會與公民個人的復雜關系。所以,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要考慮這三個層面不同的特點和要求。

  在一個以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為價值目標的國家里,在一個以自由、平等、正義、法治為價值取向的社會里,公民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公民呢?從公民自身來講,要愛國、敬業;與此同時,還要解決公民與公民之間的關系問題,這就需要倡導誠信、友善。簡單地說,“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這8個字,講的就是對自己要好,對別人也要好。這是每一個公民在社會中生存和發展必須奉行和堅守的最基本價值準則。

行動:培育要和踐行結合起來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表明,對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來說,最持久、最深沉的力量是全社會共同認可的核心價值觀。核心價值觀,承載著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精神追求,體現著一個社會評判是非曲直的價值標準。”因此,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意義,怎么說都不過分,十分重大。

  需要強調的是,要讓“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24個字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入腦入心,不僅要了解這24字是怎么形成的,是針對什么提出來的,而且還要下大力氣培育和弘揚。古人歷來重視道德教化,而這種教化不是單純地“教”,還要在“踐行”中化為內心的自我規范。比如古人常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里的“修”“齊”“治”“平”就是“踐行”。

  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明確指出:“一種價值觀要真正發揮作用,必須融入社會生活,讓人們在實踐中感知它、領悟它。要注意把我們所提倡的與人們日常生活緊密聯系起來,在落細、落小、落實上下功夫。”這不僅講要“踐行”,還強調要聯系我們的日常社會生活來“踐行”。

  我們應該認真地琢磨總書記的這個要求,努力把他提出的要求變為現實。我有個小建議:能否在媒體開展“十萬個怎么辦”的征文和討論?因為,價值觀是內生于心、外顯于行的東西,是要通過“行”表現出來的。“行”,就是“辦”。過去有一本對青少年乃至于成年人影響很大的書,叫做《十萬個為什么》。“為什么”,講的是現象背后的本質和規律,這是科學的任務。“怎么辦”,講的是人在認識和改造世界中的行為準則問題。比如我提一個問題:“當你走過一個地方,那里正在升國旗,你應該怎么辦?你是向國旗行注目禮,還是在那里大聲喧嘩?”我再問你三個相互關聯的問題:“如果你在趕路的時候撞倒了一個老人,你該怎么辦?”“你看到馬路邊上有一個被撞倒的老人,你該怎么辦?”“你是老人,在馬路邊被人撞倒了,你該怎么辦?”諸如此類“怎么辦”,有法律問題,有道德問題,但從深層次講是價值觀問題。廣泛征集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怎么辦”問題,再就大家提出的問題從價值觀上進行討論(也可以從法律、道德上開始討論,最后落到價值觀上去),效果一定會比空洞地解釋“什么是24字價值觀”“怎樣弘揚24字價值觀”要好。

  總之,在全面深化改革,為實現“兩個一百年”的歷史任務,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的今天,一定要把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關乎國家前途命運和人民幸福安康的大事來對待,因為這是我們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堅守。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黑龍江省鐵路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TEL:0451-828069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黑ICP備1100590號
 
新疆11选5中奖助手